视频]真爱无界 “袖珍歌王”的浪漫爱情

  “袖珍歌王”朱力兄妹4个,与一母同胞的其他两位姐姐、一位哥哥高大的身材相比,成为反差。朱力在垣曲上小学,又到吉林上初中,1987年毕业后又回到垣曲考技校,虽成绩过关,但因身材矮小没被录取。这是朱力在人生旅途中因为“自然灾害”受到的第一次重大打击。伤痛并没有压垮他,相反激起他挑战命运的勇气。慢慢地他发现父母虽没给他高大的身材,却赋予他一副极富磁性的歌喉。于是他用家中的录音机开始了学习唱歌之路——除模仿别的歌手的发音方法,他跑遍整个县城拜师学艺。一年之后朱力便在当地唱出了名,县里的一切文艺活动都少不了他,还多次被市里邀请参加演出。

  一个偶然机会,南方一家歌舞团吸收了他,朱力正式步入歌坛。伴着掌声和欢呼声,他走过了山西、河南、天津、江苏、浙江、上海、江西、安徽等许许多多地方,观众陶醉在他的歌声中,亲切地叫他“豆豆”,赞扬他是当今中国的“袖珍歌王”。

  朱力的妻子“姐姐”名叫宋小燕。虽然初见面,爱笑的小燕和记者就一见如故。今年29岁的小燕生于陕西宝鸡,兄妹3人中她排老小,并是家中惟一的女孩,父母疼爱的程度可想而知。小燕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曾考上宝鸡师范大学,但因家中困难没上成。高中毕业后,小燕自己就出去打工赚钱,用自己挣的钱交学费,到当地的一家模特学校进修。毕业后,小燕从事了演艺工作。1996年冬,由于组团原因,小燕转入朱力所在的“海天时装团”,在这里她结识了“袖珍歌王”朱力,团里的人见证了他们相识、相知到相爱的全过程。

  那时小燕刚到团里报到,团长介绍说团里有一位唱红神州大地的歌手,名叫朱力,回家探亲明天回来。她当时想这位歌星一定高大英俊。第二天团长和夫人骑着摩托车到车站去接朱力,回来时却不见接来的人,小燕忍不住问:“人呢?”有人就笑,指着站在摩托车前踏板上的“小孩”说:“那不是。”“呀,世界上还真有这样的人!”小燕心里觉得挺惊奇。团里的人拉朱力到屋里唠嗑去了。小燕坐在一旁注意着朱力,感觉他人虽小,但不孤僻,挺随和,很沉稳。大家说话间团长的小侄子来了,朱力就带他出去买东西去了。

  采访中,朱力和小燕都认为他俩有缘分。初相识,团里赴济南演出,可巧的是火车上他们坐了个对面。夜晚行车时小燕让大家睡觉,自己照看行李,可当大伙都瞌睡打盹、东倒西歪时,朱力的眼睛却睁得圆圆的。问他怎么不睡,他回答说:见她一人寂寞,陪她说说话。那晚,朱力给小燕讲了好多笑话,其中一个“火车补带”的故事让小燕至今记忆犹新。

  到济南的当晚,朱力的演出让小燕大开眼界。那晚朱力演唱的是首摇滚版的《国际歌》,他声音洪亮圆润,激昂有力,极富磁性的歌声让小燕体味到了“豆豆”的非凡魅力。

  风趣的“豆豆”给小燕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虽然“豆豆”比小燕大5岁,但因为小燕身材高大,常常像大姐姐那样去关心他,有时也逗逗他。这种关心时常让朱力受宠若惊。

  在济南演出时,演职员工们同住在一所单元房里。一次洗完澡,小燕发现朱力赤着脚,原来朱力的脚小,没法穿普通拖鞋。小燕第二天便去商场给朱力买了双拖鞋,鲜亮的大红色印有绿色的椰子树和一只恐龙的图案。回来朱力嫌太小孩气了,就与小燕相跟着到商场去换,结果挑来挑去还是小燕选的好看。

  就为这双拖鞋,朱力挨了小燕一刀“宰”。朱力要还小燕买拖鞋的钱,可小燕不要,说:“还啥呀,啥时请我吃饭就行啦!”朱力欣然应允了。过了一日,俩人去逛超市,小燕爱吃零食,挑了一大袋,出去一算账100多元,没等小燕掏钱朱力就抢先付了账。看着小燕满不在乎拿着虾条“嘎嘣嘎嘣”地吃,朱力心疼地在心里说:“10块的拖鞋,就要我买了100多元的东西,你当我是大款呀,也太狠了吧!”

  一连几天朱力都没好好理小燕。也许是怕小燕继续“盘剥”,朱力把身上剩下的200多元买了个大箱子,连买烟钱也没了,老向别人要烟抽。小燕看见问他:“身上没钱了吧!我借你点,不能老向别人要烟抽。”当时小燕出来时带了2000多元钱,慷慨地借给朱力200元,还说不着急,啥时有了啥时还。朱力想,小燕还不是砍人一刀不管的人,能交朋友?于是他开始耍“小心眼儿”,他知道小燕平时爱在哪吃饭,就故意从那儿路过,问:“有咱的份吗?”小燕说:“好啊,来吧!”这样他们很快就出入成双了。时间长了,“豆豆”算了一下账,发现自己和小燕交往没吃亏,俩人算是AA制。

  相处一段时间后,朱力发现自己只要一天不见小燕,就有点魂不守舍了。小燕像大姐姐似的帮助和关心更激起他爱的萌发。

  从交往开始,小燕就没发现朱力洗过袜子,一问才知道他把穿脏的袜子都扔了。小燕就教育他,几元钱的袜子怎能穿一次就扔了呢!从此她就开始帮他洗衣服……

  朱力感到自己快幸福死了,他说:“我那时觉得自己恋爱了,我把这情况告诉最好的朋友,朋友不相信,说我异想天开。”但他发现他在小燕心里有位置,主要还是因为他的歌,她被他的歌打动着,“迷惑”着。“朋友劝说少在小燕身上花些钱。哎!他哪知道,其实我们俩人相处,小燕花的钱比我的多。”朱力心想:“感情这东西,外人就是难体会。”

  小燕说:朱力最大的特点就是在舞台上能够找到自信,他能将全剧场唱得静悄悄,能唱得让人掉泪、让人喜悦、狂放,他最爱唱赵传的《我是一只小小鸟》,歌词是: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怎么飞也飞不高,我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他唱时,近光照射着,全场暗了下来,只有一束光照着他,歌声动人,情景交融,唱得台下的观众如醉如痴,鸦雀无声。唱完十几分钟,观众才想起为他喝彩、给他献花、找他签名。这时的“豆豆”充满了自信,他才感到自己其实很伟大。

  一次发了工资,朱力把给家里寄剩下的生活费顺便交给小燕,请她掌管。小燕见朱力花钱大手大脚,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了他的“管家”。小燕为朱力操心,包括朱力与别人玩扑克,她都要预防其他3人合伙“算计”。有一次小燕有意问朱力:“你有对象了吗?”朱力坦白道:“没有,家里介绍了一个没同意。”话既说到此,朱力反过来试探:“我不是把钱都给你了,咱们不和一家人一样么?”

  朱力听了这话越发胆大了:“像我这样的人能娶到你这样的好媳妇吗?如果能,我算是烧高香了!”

  小燕看到朱力是认真的,也认真回答:“人不能以貌取人,要看他的本质好坏,有没有上进心,我感到你这人还行,有上进心,跟上你这样的人会有安全感。”当天他们谈了好多,朱力了解到小燕对男友的要求是要对爱情忠诚,不能在外面胡来。

  自他们相互之间那层纸被捅破后,兴奋若狂的朱力就“随心所欲”做出了一件让观众惊喜、让小燕难对付的事。一次演出中,为了活跃场上的气氛,朱力唱完一首歌后跟观众说:“谢谢大家,接下来我和我的爱人给大家合唱一首歌好吗?”“好!”下面一片欢呼声,当然观众多是出于惊疑。

  这事来得突然,让小燕防不胜防,为了不让朱力和台下的观众扫兴,赶忙换了服装走上台。小燕说,当时她脸上发烧,很不自然,她不知该说什么台词好,这时,朱力反过来又为她解了围。

  这晚演出后,朱力和小燕就开始以“对象”相称了,他们手拉手、成双成对地出入。小燕参谋着为朱力买鞋、买衣服、选购适合他的录音磁带。有好多人把他们当成是姐弟俩,当知道他俩处朋友,瞪着眼睛怎么也不相信。人们将信将疑,各种议论都有,有人说要么这女娃脑子“进了水”,要么是矮人有钱,或者是,否则怎么能结下这般不合“逻辑”的情缘。

  很快他们就到了难分难舍的地步,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啦!于是俩人就召开“常委会”研究重大事情。他们准备把婚事向两家大人通报,征求意见。当时,小燕的父母已退休,回到老家四川成都的青城安度晚年。因为小燕一家全是高个子,为了能得到家人许可,小燕先给父母打了“预防针”。她给父母的信中说,她找的对象非常能干,有才气,只是个头矮,让父母给拿个主意,并把和朱力垫着小板凳“弄虚作假”半身照夹在信里。半月后不见回信,小燕就给家里打电话,问收到信没?父母说收到了:“朱力看着挺好,人不能看长得高矮,要看他有没有奋斗精神。婚姻关键看俩人,只要你们将来过得好就行。”听了父亲这番话,小燕和朱力都没了思想负担。又过了半月,小燕给家里打电话说朱力想见见二老。

  演出结束已入腊月,他们先回到朱力的家。朱力的父母兄妹都很喜欢小燕,但不敢相信小燕能给朱力当媳妇。

  1998年农历腊月二十五,他们到了四川青城小燕的家。小燕提着大皮箱,带着朱力爬上3层敲开家门,父亲推门时本来满脸笑容的,看到朱力一下就变阴了。

  晚上,父亲和女儿谈正事。朱力一个人很不安地睡在客厅,听天由命地等候消息。他明显感觉到了小燕家人对自己的态度,尽量想讨好地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儿,可是尴尬的局面还是避免不了。父亲做女儿的思想工作:“你是谁,你是宋小燕,不是神仙,你能摆脱世俗观念!你还小,还天真,结婚是件大事,一辈子的事呀!等到后悔时黄花菜都凉了,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吧……”

  大年初一晚上,父亲再次劝女儿慎重,可是倔强的小燕对父亲说:“我大了,不是小孩子,我也谈过对象,但没感情。朱力这人吧,最起码和他过日子我放心,他很仔细,是个聪明的人,又挺有能力,全国各地都有他的朋友,你根本不了解他,我不是耍小孩子脾气,大脑发热,我俩认识好长时间了,我跟上他错不了。”

  采访中小燕眼中带泪地说:“当时我还对父亲说,在我眼里世界上最让我看重的人就是朱力,我相信他那颗心永远属于我。当时父亲气得都不睬我了。现在有了孩子,将心比心,才知父母的恩情呀!”

  1999年元宵节后,朱力和小燕决定干自己的事业。他们谢绝了外面的聘请,组织了一个“艳丽时装舞蹈艺术团”,“艳丽”取用他们名字中“燕”、“力”的谐音,象征着合二为一,团结进取。该团由朱力任团长,小燕为助理,他们率领一帮人,赴河南、山东、湖北等地表演,闯荡了一年后,终于积下些家底。2000年春节,事业小有成就的他们回青城看望两位老人,原想他们的态度会发生改变,但父亲仍对女儿说:“我女儿找个大学生很容易呀,即使找不下大学生,找个蹬三轮车的也壮壮实实的,比朱力强。”一家人又是不欢而散,小燕的母亲流着泪看着女儿离去。

  回到垣曲,他们继续干事业,又过了一年,他们商量着准备结婚。元旦,小燕给家里打电话,想让父母来参加婚礼,父亲却在电话中说:“我不去了,太远,我也丢不起那人。”为这小燕不知哭过多少次。

  2001年元月13日,朱力如愿以偿娶了小燕为妻。由于父母没来参加婚礼,小燕心中多少有些悲哀,但朱力父母兄妹的关心和亲朋好友的祝福,让小燕彻底沉浸在幸福之中。2000年7月,他们的爱情结晶——小“千金”出生了,小燕打电话给父母报喜,这次父亲的口气有所缓和,小燕让朱力和父亲说话,朱力问:“爸爸,你老的身体还好吗?”电话那头传来声音:“还好,朱力呀,既然你们结了婚,有了孩子,那么就一定要珍惜,我们离得远,你要待好她们母女。”小燕的父亲关切地询问孩子的情况,又代问朱力父母好,祝他们身体健康。听见这话,朱力不由流了泪,这是朱力头一次流泪,小燕抱着孩子也哭了一通鼻子。

  由于有个小孩,加上团里忙,俩人已有两个春节没回去看望过父母,但每当新年的钟声响起的时候,朱力都会从垣曲准时向四川拨出电话,向年迈的岳父、岳母拜年,向他们祝福。同时依偎在电话机旁的朱力一家人也聆听到对方的问候和美好的祝愿。

  娶了一个漂亮、贤惠而又能干的媳妇,生了个乖巧可爱,充满灵性的女儿,“袖珍歌王”的生活真是幸福极了。平时演出两口子忙得照顾不到女儿,逢到节假日,一家三口便团聚在一起,乐融融真是让人羡慕。

  采访结束时,朱力眼含热泪说:他感到自己欠岳父、岳母的情太多,这一辈子都还不了,如果有时间,他会去四川侍奉二老。小燕待他的情义更重,他会用一辈子来爱她、照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