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进风投 科技创新 龙泉千年青瓷业再次风生水起

龙泉,四面青山,一条清澈的瓯江带着沉甸甸的历史从城中缓缓穿过。1000年前,郑和就带着龙泉青瓷下了西洋,传入了欧洲。在巴黎,人们被它青翠典雅的釉色所陶醉,由此得来“雪拉同”的美名。

故宫博物院古陶瓷专家陈万里先生曾经说过,一部中国陶瓷史,半部在浙江;一部浙江陶瓷史,半部在龙泉。有1700年历史的龙泉青瓷创烧于五代,鼎盛于南宋。当时地处浙西南山区的龙泉,因为有着丰富的瓷土和燃料,其烧造历史之长、生产规模之大,为中国陶瓷史上少有,尤以独创的粉青和梅子青釉色著称。

1957年,在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下,濒临失传的龙泉青瓷得以恢复生产。2009年,龙泉传统青瓷烧制技艺已成为“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全球唯一入选的陶瓷类项目,重新走出了国门,也成为国际经贸洽谈的一部分。但这座青瓷古城也曾因为销路不对,产业化落后而备感困惑。经过一番探索,龙泉人的青瓷业已是另一番面貌。

“来我店里订货的都是上海北京的客人,都来不及做。”潘建武抱着一个青瓷胚胎,准备在瓶上增添一些书法创作。在他的店铺里,主要以书法装饰青瓷为特色,已经做出了一些小名气。

“后边就是我的工厂,龙泉很多制瓷人家都和我一样,前边店,后边厂。”潘建武笑着指了指身后,向记者介绍。在龙泉青瓷宝剑苑,潘建武的一间小店铺不到60平方米,仅仅用作展示已经足够,店铺后边的厂区就是他的作坊,“一天烧制一炉,青瓷工艺品一般都讲究独一无二,没有量产,一炉顶多能诞生10多件满意的作品,根本来不及做呢!”

潘建武告诉记者,他原来是国营瓷厂的普通工人,国营厂在上世纪90年代末倒闭后,他就开始自己摸索做青瓷生意。正好前些年,龙泉市政府规划开发了龙泉青瓷宝剑苑,以很优惠的条件吸引青瓷宝剑从业者入驻。作为第一批入驻的青瓷个体户,他也注册了自己的品牌,现在年收入在三四十万元以上。“艺术品的价值是很难估算的,有的客人看到有眼缘的作品,一下子扔下好几万就拿走了。”潘建武说。

前店后厂,这是当年在龙泉市政府的规划下形成的特殊产业模式,2007年,龙泉市又投资数百万元,建成工业旅游景点。如今在这个生产链中,已经有近万人受益。

“原本小而散的个体作坊,如今汇聚了从国家级大师的工艺瓷到创意特色日用瓷的各个产业链。目前,青瓷宝剑苑已有入园企业92家,并入选浙江省首批特色商业示范街,人气很旺。”龙泉市委宣传部办公室主任王岗告诉记者。

“我今年38岁,做青瓷刚好20年。”龙泉城区一个不显眼的青瓷作坊内,周华指着自己的一件梅子青龙瓶作品说,这是他的仿古代表作,过去还有人拿着他的瓶子说是南宋古董,结果“骗”过了专家的眼睛。他和弟弟周鑫原本都是龙泉瓷厂的工人,老一辈青瓷艺术家李怀德是他们的伯公。三年前,兄弟俩人开始自己创业,在自家的小工厂,打出了自有品牌。周华负责制作青瓷坯,周鑫负责烧制和销售。“香炉、茶具这些都是我们的量产产品,基本销到上海和杭州,自己有时间做几件艺术品,供给熟客。”周鑫说,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有四五十万元收入。

在龙泉,像这样的家族全民参与的作坊,占到多数。要说龙泉到底有多少人在从事青瓷行业?龙泉官方还没有确切的数据,据龙泉市一个初步统计,目前大约有2万多人从事这个行业,每天还有人不断加入,至于青瓷生意带给这些人的收入,更是无法统计。

上垟镇有一座古龙窑,至今有170多年历史,庆幸的是,这座古窑至今还在运转。“我的太公100年前买下的整个窑。家里世代做青瓷,我是第七代传人了。”曾世平握着记者的手说。他手上厚厚的茧层,像一张老树皮厚厚地盖住了皮肤下的温度。

季建真原本在一家国内知名啤酒厂负责销售,积累了第一桶金,而后毅然选择回家乡创业。“我永远不能想象在外面可以像在龙泉做得这么大。特别是经过四五年发展,公司的资产和无形资产已经过亿,青瓷的年销售额也超过3000万元,今年还引进了风投,会加快发展步伐,对此我已经满足了。”

上垟镇是龙泉现代青瓷的发祥地,当地政府决心要把这里打造成国家4A级景区,重塑新中国成立初期的辉煌,季建真的青瓷文化园也是重要一部分。“青瓷小镇,英文ChinaTown,也有中国小镇的意思。”上垟镇党委书记林先龙表示,青瓷小镇有近50家青瓷厂,带动了几千人的就业,还带动了附近的农家乐等旅游收入。未来青瓷小镇不光生产青瓷,还将成为游客体验青瓷文化的休闲之地。

每天吃过早饭,上垟镇源底村农民徐昌清不是背起锄头下田耕作,而是骑车前往浙江天丰陶瓷有限公司上班。

“在厂里上班比在家种田好多了,不管天晴下雨,每天都有事情做,收入也不错,每个月有3000多元,有游客来厂里参观,我们还成了讲解员和模特。”徐昌清说,自从上垟镇青瓷生产基地建成以来,上垟镇有1000多位农民像他这样摇身变成为青瓷技工,同时也成为青瓷文化的传承者。

“在家务农只有几百元收入,出门打工又远离家人特别辛苦,这里最普通的工人,两夫妻在工厂打工年收入至少有7万元。”在季建真的青瓷工厂里,原本招工很困难,“我们都是到景德镇或者安徽等地招工人。可最近去厂里,一听口音,都是龙泉人。”

“这是祖宗留给我们最宝贵的财富,我们有责任把它做得更好,并让家乡的父老乡亲一起分享。”工人林先龙表示。

龙泉青瓷在很多人心里也许是一尊高贵的艺术品,然而目前在龙泉的街头巷尾却常能看到青瓷茶具、餐具,更有一些青瓷卫浴等亲民的日用品。

“做日用瓷的企业越来越多,产业规模近几年翻番。”上垟镇镇长王伟彬介绍,去年光一个上垟镇的工业总产值就实现3个亿,比五年前增长了208%。产值翻两番,得益于青瓷小镇的创新力与技术革新。

“这几年与浙江大学、中国美院等高等院校的合作,诞生了很多高科技含量的专利技术。”尝试新技术,龙泉市金宏瓷业负责人金逸林最有体会。

1998年,龙泉国有瓷厂破产倒闭,金逸林还是该厂的副厂长,他与父母、哥嫂等一家十几口人都下了岗。“我决定抛弃传统工艺瓷,走产业化的道路。”金逸林随后租下300平米的厂房,再次创业办起了金宏瓷厂,专业生产酒瓶。

“让名酒配上名瓷。”按照这个思路,金逸林高薪聘请了两名专业设计师开发新产品,并且让设计人员成为该厂的股东。“酒瓶等容器不比一般的艺术瓷,容积大小会影响酒的容量,对尺寸的要求更是小到头发丝,做起来比工艺品更难。”

“人家也做酒瓶,但成品率合格率总不高,他们来问我怎么可以做出高品质。”金逸林说其实很简单,就是技术。

从去年开始,金逸林用隧道窑替换了个别煤气窑炉,不仅节能30%,还让产品受热均匀,成品率更接近100%。除了改进窑炉,他还引进德国技术改装了自动流水线的工人,提高了产量。

“在产品上,我们和浙江大学科研机构研发了适用于青瓷的纳米技术,比如黄酒是甜的,灌装沾到瓶子上,容易发霉。纳米抗菌技术运用到瓶子上就可以防止霉变。”金逸林说,这样的技术也同时运用到日用的碗碟中,一盘菜如果放24小时变质了,但如果放入纳米抗菌的盘子,至少可以放48小时。

从一开始几十元一个瓶子供给黄酒企业,现在老金的厂里卖得最多的是几百元至1000多元的高档酒瓶。“花雕酒”、“会稽山”、“二锅头”、“茅台”等厂家的订单纷至沓来,日本的名酒“聘珍楼”也慕名而来。在金宏瓷业的陈列室里,上千种青瓷酒瓶样品让记者看花了眼,“最近我们还研发了葡萄酒的青瓷瓶。”金逸林表示,高档酒瓶包装市场很大。

“去年一年销售额1.1个亿,卖掉1200多万个酒瓶,养活了800多名一线工人。”金逸林对记者说,未来五年内,他打算将产值再翻两番。